分类 万达娱乐平台官网 下的文章

  社北京11月20日电 (夏宾)平静了一段时间后,比特币因暴跌又成了聚焦点。

  一周前,比特币报价从6261美元(文中比特币报价数据均来自交易平台Bitstamp)滑向了5596美元。

资料图:比特币。资料图:比特币。

  窄幅波动数日后暴跌再次来临。从北京时间19日8时至20日8时,比特币在24小时内狂跌14.26%,贬去793美元,报4766美元。期间,最低价为4694美元,不断刷新着自2017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

  尤其是20日凌晨这段时间,比特币在短短数小时内,连续跌破了5000美元、4900美元、4800美元、4700美元四个整数关口。

  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亦受到比特币下跌的影响。近一周时间里,瑞波币、以太币、莱特币等均有下跌。

  数字货币行业的低迷不振影响的不仅仅是价格。美国主要GPU制造商英伟达(NVIDIA)最近公布,本季度销量显著下降,原因是专门用于加密货币挖掘的GPU销量下降,其股票也有贬值。

  比特币暴跌,市场分析将“矛头”指向了比特币现金(下称“BCH”)的“硬分叉”。社记者了解到,在比特币钱包平台币信对其用户做的一次调查显示,共计82.6%的用户认为BCH“硬分叉”是本轮比特币下跌的原因。

  BCH是比特币的分叉币之一。此前,为解决因比特币区块容量较小而导致交易效率较低的问题,BCH作为比特币的分叉币应运而生。“硬分叉”则可以理解为对原有数字货币的技术共识产生分歧,并在原有链上分出来一个新链,由此产生一种新币,类似树杈的形成,其背后是技术矿工的利益冲突。

  此次BCH“硬分叉”是由长期自称“中本聪”的澳大利亚人Craig Steven Wright发起,与BCH的忠实捍卫者——比特大陆CEO吴忌寒之间的BCH社区内部“斗争”。目前双方大打“算力战”,希望通过算力影响对方加密货币的稳定运行和交易。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BCH“硬分叉”下的“算力战”需要消耗大量的矿机算力,造成阶段性的算力波动,给存量市场蒙上阴影,比特币持有者担心上述BCH的互相攻击会蔓延到比特币,避险心理上升、抛售行为加剧,使得本来就已呈现萎缩情况的数字货币市场再遭打击。

  彭博情报分析师Mike McGlone警告称,加密货币下跌势头可能会变得更糟。其预测比特币价格可能会跌至1500美元,70%的市值将会蒸发。

  暴跌之下也有坚定的投资者。Jack是一位长期关注区块链技术发展且早早入场的虚拟货币玩家,最近他在朋友圈分享了一则比特币不断走低的新闻,并配上文字“顺便又买了几个”。

  比特币钱包平台币信CEO吴钢直言:“比特币还是比特币,不管别人怎么分叉!”

  吴钢说,算力只是共识的一部分,并不是共识的全部。技术创新和用户价值去中心化存储才是比特币最大共识。“所以区块链是要共识,不能要分叉的。分叉才是区块链行业大忌。”(完)

  居民与舞者协商往往成骂战闹剧  因广场舞噪音引发纠纷频频上演

  □ 本报记者 赵丽

  在北方某个小城市生活的程建生,房子前后各有一个小广场,景色优美适合养生。也正因如此,手机的闹钟功能几乎从未使用。

  每天早上6点,楼前小广场准时响起“精忠报国”的音乐,接着响起阵阵有力的扇子声。用程建生的话来说,这是要给他打足一天好好工作的“鸡血”。

  几乎同一时间,楼后的小广场也不甘示弱地传来了中老年广播体操的音乐。

  到了傍晚时分,一群大妈则准时出现在程建生家楼前的空地上。她们伴着激情歌曲,动作一致地抬手转身。程建生很是反感:“她们剥夺了我安静看晚霞的权利。”

  即使是通过微信的语音功能,但程建生的苦恼与无奈还是顺着网络毫不掩饰地传递到记者耳中,“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广场舞困扰,但冲突起来对双方都有伤害”。

  同样遭遇广场舞烦恼的还有李晓娟。一年前,李晓娟辞职回家考研。然而,就在她焦头烂额地刷题时,广场舞激昂的音乐传了进来。

  起初,李晓娟试图交涉。她下楼和跳舞的大妈协商,希望对方能把音乐声音调小点,“她没正脸看我,说‘你把窗子关了不就小声了’。我当时就懵了,竟无语凝噎。然后看着她把声音调小,我也就算了,说了声‘谢谢’上楼回家”。

  没料想,第二天,广场舞的声音又回到了当初的音量。李晓娟又跑到楼下,“我和她们解释了原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们看了看我,没说话,音乐又关小了一点,于是我又上楼回家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渐渐地,李晓娟都不想下楼了,直接在窗口向下喊,“声音要大到类似咆哮,因为不咆哮不带怒气,就会被直接无视”。

  “接下来,同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是精确回放。”李晓娟无奈地说,她后来烦了,戴上隔音耳麦关上窗子,但还是能听到广场舞的音乐声。

  一个多月后,居住在李晓娟楼下的邻居也“忍无可忍”,因为邻居的儿子上初三,需要安静学习。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用李晓娟的话来说,就是一场“居民区世纪大战之嘴炮斗”。

  “吵得面红耳赤,结果是接下来的几天没跳广场舞了。”李晓娟说,可是好景不长,几天之后,广场舞的音乐卷土重来,而且有更甚之势。

  这次,李晓娟决定再次单枪匹马前去理论。

  “你要么小点声,要么换地方,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什么?”

  “报警!”

  “你报吧,看谁敢抓我们。”

  随即,李晓娟报警。

  “在等民警来的时候,我被围攻,诸如‘你家不用电视啊’‘这也算吵’‘你搬家好了,搬别墅去’‘你不讲道理’‘对老人这样还报警,你没素质’等,不绝于耳。”李晓娟回忆说,“协警赶到后一直劝我,那几位大妈见状越战越勇。之后,我被暗示向那些大妈道歉,居委会和物业也被扯了进来。”

  按照李晓娟的想法,道歉可以,但底线不能动,所以表示“换个时间、换个位置或者声音小点都行”。

  “谁知道,我刚说完,她们那边就炸了,说‘我想啥时候跳就啥时候跳’‘换位置,摔倒你赔钱’等。”李晓娟说,最后只能不欢而散。

  程建生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在小区空地跳广场舞的大妈认为,来提意见的程建生就是“砸场子”的。每次理论都是一番激烈交锋,双方互不相让,辱骂声、呼喊声夹杂在舞曲里,“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最后,不欢而散,各自悻悻而走。

  “不堪入耳、不堪入目。”程建生不愿过多提起当时的场面,“都是有一定文化的人,这种事太丢人。”

  跳广场舞,不仅因噪音引发居民与跳舞者的冲突,因为场地有限,广场舞队伍之间还可能发生纠纷。

  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两队来跳广场舞的大妈因为场地争执起来,双方各不相让,争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互相推搡,眼看就要动起手来。这样的情景,近年来并不鲜见。

  “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还在大街上因为这些小事大打出手。”曾经亲眼目睹此类纠纷的北京市民林峰西摇摇头说,“就不能体面地跳支舞吗?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大妈们有自身的问题,但这更加考验政府的管理智慧。”

  采访结束时,李晓娟给记者发来一条微信:难道资源有限,就要按“闹”分配?

昊园恒业办公场所早已人去楼空,房屋租赁合同和退租交接表随意散落在地面和桌子上。昊园恒业办公场所早已人去楼空,房屋租赁合同和退租交接表随意散落在地面和桌子上。

  

  “我都已经退房了,现在还得还贷款”

  “租房贷”,中介的财神、租客的坑?

  北京市朝阳区财满街财经中心东区8号楼的第5层、第7层、第9层如今现已人去楼空,这条寓意“招财进宝”的街道,并没有给入驻的长租公寓品牌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昊园恒业”)带来想象中的财运。近一段时间,昊园恒业资金链的断裂引发了连锁的“爆仓”现象,引发媒体关注。

  10月末以来,“王四会还钱”成了财满街住客耳熟能详的一句话。王四会是昊园恒业的法定代表人,他还欠着昊园恒业员工4个月的薪水、房东半年的租金、租客一年的“租房贷”。“苦主”们想让他现身给个说法,至今未果。

  昊园恒业的“爆仓”再次将长租公寓“租房贷”模式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一只手撮合房东和租客,另一只手用租客的信用向银行或其他借贷平台贷款,再用贷得的资金疯狂扩张,这种“无本万利”的生意能加速品牌商资金的回笼以及市场的扩张,但对租客来说,其中的风险却十分巨大。

  当杠杆开始撬动房租,如何避免“租房贷”成为“中介的财神、租客的坑”就成了一道必答题。

  长租公寓员工:真没想到客户的下场就是我们的下场

  长期以来,昊园恒业的租客们都是通过一家名为“元宝e家”的消费金融公司一次性把租金付给昊园恒业,再每月通过还贷的方式将房租交给“元宝e家”。随着昊园恒业资金链的断裂,租客不仅拿不到先行支付的押金,还要每月按时向“元宝e家”还钱,房东则因收不到昊园恒业应付的租金而开始“赶人”。

  11月13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昊园恒业的办公地点,桌椅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各种报账单、租户个人信息表等资料撒落一地。不时有维权者骂骂咧咧地穿梭于各个办公室之间,出门时,顺带捎上一些靠枕、坐垫等小玩意儿来“弥补损失”。

  一些被拖欠薪水的员工还准备去把公司配到新装修房源里的空调等家电家具拆走变卖以弥补损失,“人都跑了,我该咋办?”

  “业主、租客这几天都来找我们算账。真没想到客户的下场就是我们的下场,真不应该做缺德的事,为了几千块钱。”员工张丽(化名)忍不住,眼泪一直在往下掉,从7月至今,她没领到一分钱薪水,“在北京这个地方,你想小半年没有拿到工资的话,要怎么生活?”旁边的同事补充道,泪水同样抑制不住地流下来。

  来追要租金的房东李月(化名)刚从外地回到北京,昊园恒业已经拖欠她半年的租金了,“每次打电话都说再等等就有钱了,前几天突然联系不上了,我这才开始着急,才知道出了这么大问题”。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住在自己房子里的是3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她也知道他们把房租给中介了,所以一直不好意思撵人,“但我确实没收到钱啊,再这样下去,只能赶他们走了,不能让他们一直白住啊。”

  租客王月(化名)已经是第二次来财满街了,虽然已经对退租不抱希望,但她还是希望昊园恒业至少帮她解绑“元宝e家”的账号。

  自从11月7日房东上门,说没有收到第四季度房租,准备“赶人”开始,王月的生活就陷入了一团糟,她一面请求房东多宽限几天,一面开始找新房,其间还不断收到“元宝e家”的催缴短信,“我都已经退房了,现在还得还贷款。”她感到愤怒又无奈,账号没解绑,不还贷款就会影响征信,对以后买房贷款、出国旅游等都会造成影响。

  “本来,我都是抱着合同睡觉。但这两天我才明白过来,压根儿没用。”两个多月前,看到其他长租公寓品牌商“爆仓”的消息,王月还在朋友圈祈祷,希望昊园恒业一年内不要倒闭。如今,她只期盼着去往法院维权的路不那么难走。

  十余家长租公寓品牌商先后“爆仓”的背后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昊园恒业的危机早有预兆,针对昊园恒业的维权事件,从2017年就已开始。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迄今为止,昊园恒业共涉及17项法律诉讼、191项工商局开出的行政处罚和两项经营异常风险。

  今年3月,昊园恒业被北京市住建委曝光存在克扣租金押金、违规出租、未备案且未在注册地经营等问题;4月,昊园恒业又因占用、挪用或者拖延支付客户资金被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通州分局罚款3万元;8月,昊园恒业被列入“信用中国”发布的失信黑名单……

  围绕着昊园恒业的争议长时间存在,但其却屡屡脱身,背后的资本力量功不可没。昊园恒业注册成立于2014年1月,2016年6月正式运营。据媒体报道,从2016年成立至今两年间,昊园恒业并购了至少52家中小中介公司。尤其在2017年,就并购了近20家行业品牌。公寓管理数量也从原来的5万余间,增加到7万间,在2017年年末房屋管理数量突破10万间。其在北京通州板块覆盖率达到70%,朝青板块覆盖率达到50%。

  在其急剧扩张期,“元宝e家”为其提供了充足的“弹药”。王四会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2017年下半年与“元宝e家”合作起,“元宝e家”提供的资金约占整体资金的三成,这些钱也主要用来进一步收揽其他房源,扩张市场。昊园恒业这次资金链的断裂也和“元宝e家”突然断贷有关。

  “长租公寓有很多资本涌入,但资本不能只为了赚钱,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如果资本挟持了许多企业,一定会跑偏。长租公寓‘爆仓’比P2P‘暴雷’更危险。”我爱我家原副总裁胡景辉的话言犹在耳,长租公寓品牌商却一家家踩了“雷”。

  8月20日,杭州鼎家宣布破产,资本来自消费金融平台“爱上街”;10月,上海寓见“爆仓”,“元宝e家”是其合作的资本方;同样在10月,长沙咖菲猫被曝“踩雷”,背后有宜贷网“房乐分”等多家借贷平台的身影。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0余家长租公寓品牌商先后“爆仓”,原因都和“租房贷”沉淀下的资金池的使用有关。

  由于收房成本高、租金回报周期长、缺乏造血能力等原因,长租公寓的营利模式一直是业内讨论的热点,在现阶段下,利用资本“跑马圈地”已经成为长租公寓品牌商的共识,但在扩张房源的过程中,就不可避免地存在房屋空置率过高以及资金链紧张的问题。第三方“租房贷”的杠杆效应更加剧了这种紧张,如何平衡成了关键。

  如何管控长租公寓金融化带来的“资金池”风暴

  “现在的长租公寓已经不是一个租赁企业,而是一个标准的‘金融企业’。”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直指问题的核心,长租公寓金融化带来的“资金池”成了风暴中心,“将房主的预期租金,通过平台项目转移到公司名下,实际控制人可以随意动用,这些金融工具带来的资金池最大风险是可以掩盖问题,向后端转移投资风险!”

  张大伟指出,长租公寓是一个以时间为核心要素的期限套利游戏,装修、分租这些其实都只是资金池的补充。对于中介企业来说,长租公寓模式就是把原来简单的“中介费+差价”模式变成了投资,“爆仓”风险自然大了。

  对于颇受争议的租房贷,张大伟认为“租房不应该有贷款”。“这与其他消费行为不一样,租房应该是和吃饭一样属于最底层消费,这不应该有任何信贷支持。”他认为,“租房贷”变相给了租赁加杠杆的机会和概率,要是能贷款,那么租赁就会被投资者利用。“过去租赁涨幅远远低于房价涨幅,原因是没法用杠杆,如果租房都要贷款,都有杠杆,那么未来租金很可能会出现大涨。”

  从实际需求的角度,中联基金总经理何亮宇认为,刚毕业的年轻人拿不出钱来“押一付三”,“租房贷”满足了租客、公寓、房东的需求,有一定的市场。但他也承认其中存在一定的风险,需要对此类趸交租金强化监管。

  “长租公寓一旦涉足金融业务,基本上就会出现很多新问题。”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说,一方面,租客信用有可能被违规使用;另一方面,长租公寓把这些贷来的资金挪作其他用途的话,会面临很多不确定性,“一旦资金链断裂或资金被挪用,此类长租公寓背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会显现。”

  严跃进建议,如果允许长租公寓涉足租赁贷款等业务,各地金融管理部门和互联网管理部门应该积极介入,加快搭建房源和资金运作的共同平台,类似平台也承担了房源和客源信用评级的功能,进而使风险变小,同时也防范各类问题扩大。

  对于“租房贷”及与此相关的资金池,北京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志认为,政府建立一个租金管控平台十分必要。“不论你是谁,收取租金、支付租金的话要打到这个平台上,而不是直接打给中介,要把这笔钱监管起来。不监管的话就可能被挪用,一旦它投了一个‘瞎事’(不靠谱的事),这就变成了风险。”他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均斌 见习记者 戴月婷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10月银行结售汇逆差29亿美元 外汇局称涉外收支逆差大幅收窄

  中新社北京11月15日电 (夏宾)15日,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10月,银行结汇10751亿元(人民币,下同),售汇10953亿元,结售汇逆差203亿元(等值29亿美元)。

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请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请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对记者表示,10月份,中国涉外收支逆差大幅收窄,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当月,银行结售汇逆差29亿美元,较9月收窄83%;境内企业等非银行部门涉外收支逆差74亿美元,环比收窄73%,其中,外汇收支由9月逆差转为顺差46亿美元。

  王春英认为,10月结售汇和涉外收支逆差明显下降,显示当前中国跨境资金流动依然呈现双向波动、总体稳定的发展态势。从今年前10个月的情况看,银行结售汇逆差同比下降72%;涉外收支逆差同比下降43%。

  王春英还表示,市场主体外汇交易平稳理性,外汇市场秩序正常有序,体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外商直接投资结汇稳步增加;二是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购汇合理稳定;三是投资收益购汇季节性回落且总体下降;四是个人结售汇行为保持理性,10月个人净购汇较9月减少6%;五是远期结售汇签约呈现小幅顺差28亿美元,9月为顺差3亿美元。

  王春英强调,当前,全球经济金融运行面临一些不确定性,而中国在应对上仍具优势。中国在应对上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可以更加灵活地发挥宏观审慎调节作用,维护外汇市场稳定。(完)

  H5|送走进博会迎来“双十一”,这些明星展品让你忍不住加进购物车

  2018年11月10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落下帷幕。这场吸引着全球目光的展会,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开放,也让国人感受到了来自全球的精彩。对很多人来说,进博会的闭幕已然是开启了“买买买”的新模式,而就在紧接着到来的“双十一”,很多进博会上的明星展品也将成为大家追捧的“网红”。

  在进博会的场馆内,记者用镜头记录下了明星展品的“英姿”。这些展品囊括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吃的到玩的,还有美丽的,相信在不远的未来,每个人的美好生活需要都能一一得到满足。

  来,跟着记者制作的H5,看看你的购物车里还要加购点啥?

联合利华展台联合利华展台联合利华展台联合利华展台泰国品牌Maquiplus泰国品牌Maquiplus红酒展台红酒展台